聽到她們的歌聲了嗎?北京國際電影節VR板塊《太陽女兵》怎樣煉成

時間:2018-04-16 23:03:07 來源:VR蟲洞

原標題:聽到她們的歌聲了嗎?北京國際電影節VR板塊《太陽女兵》怎樣煉成

每當VR被定期唱衰時,總有優秀的內容來打臉。

北京國際電影節正在進行,本屆電影節設置了專門的VR觀影環節,每天定點播放優秀的VR視訊,一場大概20人,IDEALNES一體機作為展示機。

現在敘利亞戰爭是熱點,那就蹭個熱點聊聊戰爭題材的《太陽女兵》。

《太陽女兵》之前在圣丹斯電影節也亮相過。這部大約7分鐘的真人生活紀錄片講述的是亞齊德女性戰士的故事。在ISIS入侵了伊拉克辛賈爾后,殺死了男性,并奴役了女性。這些勇敢的女人逃脫并成立了一個女性戰斗組織,稱為太陽女兵。她們的共同目標是趕走ISIS,讓姐妹們回歸,并保護人民的榮譽和尊嚴。

有許多故事會將女性描繪為戰爭的受害者,但這不是《太陽女兵》的焦點。相反,這種身臨其境的體驗重點關心那些正在找回自尊、榮譽和尊嚴的女性的個人故事。

來自古早電影制作背景的Celine Tricart以非常偶然的方式接觸了這個故事。 “與太陽女兵見面是一次改變人生的經歷。我們語言不通,但依然保持聯系。當我離開她們駐扎的基地時,穿過ISIS領土返回埃爾比勒,我不再害怕。我知道我想盡一切可能來向全世界講述她們的故事。”

根據Celine Tricart的觀點,“在很多電影中,女性是受害者,但我不想這么做,即使那些女性確實經歷過很糟糕的事情。她們是受害者,但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她們正在反擊,我們想講述有關賦予女性權力的故事,并找到她們的驕傲、榮譽和尊嚴。”

在導演深入了解她們的生活,發現她們勇敢的一面,同時又用動畫,展示女性的細膩。

實際上,電影制片人沒有足夠的戰斗場面,因此Tricart找到了另一種描繪她們勇氣和無所畏懼的方式。那時來自Oculus Story Studio的Wesley Allsbrook介入,用VR繪畫工具Quill重新創造戰斗場面。由此產生了令人驚嘆的激烈的戰斗動畫效果。

ISIS認為,如果他們被一名女性殺害,他們會下地獄。這就是為什么太陽女兵在戰斗的第一線會唱歌,讓ISIS知道他們面對的是誰。

在VR中體驗這一瞬間是一種特殊的感覺,給人同理心。很明顯,如果在平面熒幕上顯示這段紀錄片,則不會有相同的故事感染力。

《太陽女兵》的圣丹斯之旅,不僅僅是放映一部VR電影,而是一種呼吁。據稱,在觀看VR電影后,觀眾被邀請進入一個展位,并為太陽女兵寫支持信。這些信件將被發送給太陽女兵。

可以說,《太陽女兵》鼓勵了觀眾與世界各地的其他人一起分享關于如何抵制不公正和壓迫的話題,《太陽女兵》不僅僅是一部電影,更像是一場運動。

拍攝花絮(BY Celine Tricart,來源shootonline)

我在舊金山教書時,接到一個令人難忘的電話。瑪麗亞貝洛試圖制作一部與ISIS戰斗的婦女的影片。她問我是否可以在下周在伊拉克拍攝和指導。我說可以。

幾天之后,在伊拉克庫爾德斯坦境內的埃爾比勒,我的心跳得厲害。我遇到了我們的制片人之一——迪倫羅伯茨和聯合導演克里斯蒂安斯蒂芬,他們都是電影制片人和戰爭記者。我們在伊拉克度過了六天,從敘利亞邊境到杜胡克的難民營,采訪了ISIS入侵伊拉克時被當作性奴隸的亞齊德婦女。她們現在正在用AK-47戰斗,并決心解救俘虜姐妹。

用360度拍攝并不容易,在伊拉克更是如此。我們的相機(由Google慷慨提供)是世界上最好的VR相機,但它看起來也像一個簡易爆炸裝置,每通過一個檢查點都有壓力。

當我遇到太陽女兵時,我被她們難以置信的力量和美麗所震撼。如果不是制服和機槍,她們就像其他女人一樣,扎頭發、分享照片。

這就是為什么我們的電影讓人感動:這不是關于戰爭受害者的電影,而是女英雄,關乎每個人,太陽女兵和我們是一樣的,只是生長環境不一樣。

我設計的故事是這樣的:在太陽女兵的隊長辛特利女士的配音指導下,我們的鏡頭從庫爾德斯坦著名歌手到前線,以此探索她的生活。

我們將伊拉克風景和她們的軍事訓練場地的錄像與VR動畫、新聞片段混合在一起。

VR是關于“在那里”和同理心。捕捉環境和情感至關重要。這需要通過編輯找到最佳來完成的。 VR是一種完全不同類型的電影制作手段。我們必須放棄作為電影制作人所喜愛的控制力,要讓每個觀眾看到不同的場景。

在圣丹斯電影節上,我們邀請觀眾給太陽女兵寫信。一群情緒激昂的人群聚集在桌子周圍,拿起筆寫信。

華文頭條 www.hwtoutiao.com 2018-04-16 23:03:07

VR 女兵 太陽 ISIS 電影

聲明:本網部分信息轉載於其他網站,如稿件涉及版權等問題,請聯繫我們